2016年6月3日

台南樹下人情味

成功大學榕園

前陣子遇到了亂流,怵目驚心的新聞一則一則爆出,我才了解,沒有一間公司是不會倒的道理,而這樣的遭遇,真實的發生在我的生活裡。慌亂之下,我開始準備找工作,這時剛好有一個進入半導體外商公司的面試機會,薪水很高,但生活也會變得很忙祿。我很猶豫,怕繁忙的工作會讓我不得不放棄創作。面對人生的選擇,我一直在掙扎,但在最後一刻還是想通了。面試時,向對方表明自己無法配合公司的工作地點調動。 於是我沒被錄取。 離開那扇華麗的大門,反而鬆了一口氣。因為,我已經再也無法離開畫畫了。

經歷亂流的一個禮拜後,我在臉書瀏覽到 "樹下人情味" 在成大榕園舉辦的消息,而王浩一老師則擔任起頭的引樹人。我想利用這個機會順便找老師聊聊,或許可以為這陣子徬徨的心境帶來些許的平復。

我利用參加活動前的空檔,先前往東豐路看看阿勃勒開花的樣子,這也是今年開花以來第一次有時間前往欣賞。不過,現在這個時間點已經有些遲了,灑落滿地的花蕊,讓頭上的金黃雨顯得稀疏。下午是一片晴空,湛藍的天,明亮的光線,讓樹梢上的殘留的黃與綠顯得更加耀眼。要將眼前的風景變成紙上的畫面並不簡單, 我只能順著人行道走尋尋覓覓, 尋找合適作畫的角度 。

我在樹下寫生,溫柔的黃金雨隨著風輕輕的撫動著。快完成速寫的時候,天空忽然下起了傾盆大雨,這場突如其來的大雨驅走了的暑氣,卻也讓人措手不及。雨後,陽光從密佈的烏雲裡透了出來,映射在腳下殘留的水窪上,讓眼前的一切變得清新而明亮。原打算繼續作畫,不過因為快遲到了,我只好先往成大參加樹下人情味的活動。 


這場活動沒有被大雨影響,剛降下的雨水反而洗滌了塵埃,讓空氣多了分清新的氣息。我來晚了些, 王浩一老師已經開始引樹。在簡短的小演講裡,他提到了日治時期愛種樹的台南州知事,也提到了光復後,曾有一群躲避戰亂的中國學生暫悽在成大榕園裡大榕樹旁的往事。其中讓我印象深刻的,是關於詩人瘂弦對大榕樹所說的一句話:「只有你看見過年輕的我」。 瘂弦是當時暫居的學生之一,他在多年後回到故地,留下了這樣的感嘆。

開場白結束了,接著便由新銳歌手李德筠與生態小說家吳明益輪流帶來演唱與說書。到現在,我還記得「全心全意愛你」 這首歌所激起的漣漪;以及二戰時,中國遠征軍在緬甸熱帶雨林裡的大樹下作戰的故事。歌聲與故事就這麼互相交錯著,成了密不可分的完整體。我和王浩一老師沒有說話,在旁靜靜的,沉沉的,聆聽著。


榕園對我來說.有特別的感覺。大學畢業.南下讀書,那年暑假,我也曾拜訪過榕園裡的大榕樹。雖然後來在開學前一天放棄了成大研究所,投入軍旅,退伍後考入新竹清大,最後因為工作的關係,又輾轉回到了這裡。老樹呀老樹,我想,你也曾經看過那個在樹下猶豫放棄成大資格的、徬徨無助的我吧!活動結束後,我走回東豐路,完成稍早速寫的阿勃勒,也為今天下午的生活,畫下了句點。

1 則留言:

  1.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。

    回覆刪除